白泽尽昼.

秦舟.
梦想是嫁给太宰治。

【瓶邪】今天是吴邪小朋友。【长剧情车。】

-车走评论链接。
-甜向。
-大家新年快乐。

夏天的雨村透着一股燥热的味道。一向本着多睡一会是一会的吴邪都给逼的对床产生不少心理阴影。吴邪思索了半天,又瞅瞅床上盖着的席梦思,决定把竹席子搬出来,铺在前院地上。雨村,就晚上凉快了。

‌说是竹席子,其实就是一张竹子编出来的厚垫子。一块儿大一块儿小,大的那块能连躺三四个人。那是当初解雨臣来这避暑时带过来的,就着席子他捧着一大块西瓜啃。倒也称不上啃,顶多就吃的有点急,汁水流下来,顺着下巴往衣服领子里漏。馋的一旁的黑瞎子心里痒痒,不是因为西瓜,是因为汁水淌了但解先生的衣服不够透明他啥也看不见。第二天就急匆匆拉着解雨臣回去了,说是回家吹空调顺便跟进感情,连竹席子都忘了拿。小的那块就两个人的地儿,也是解先生上次带过来的。见面礼,给自己发小发点福利。只不过如今这两块都归吴邪了,小的这块反而显得有点寒酸。

‌太阳落山后是七点了。吴邪懒懒散散的躺在摇椅上。王胖子在餐厅收拾碗筷,张起灵在后面菜地里挖明天吃的菜。虽说这东西明天弄也可以,但张起灵总是喜欢晚上就全收拾好,生怕晚上什么时候吴邪饿了他还能直接给吴邪做点吃的。

‌“…天真啊!”王胖子在高声喊着吴邪,“你进来把碗洗一下,胖爷今天不想动!”

‌吴邪摊在摇椅上,听到这话只有晃动了两下耳朵。连答应一声的力气都没有。

‌王胖子又大声催促了几次,吴邪都是懒懒散散跟没个骨头一样。吴邪晃动了几下脚上挂着的拖鞋就当做是自己对这塑料兄弟情唯一的回应了。

‌这时,张起灵从后院回来了。他手上还捏着刚刨出来的菜,上头沾着泥,一看就新鲜着。哑巴爸爸眼明极了,知道哪些好吃,记得什么好的都得给自己恋人拿出来。王胖子见张起灵回来激动的招呼两声他,忍不住拿吴邪和张起灵做了个对比,小声给张起灵诉了个苦。张起灵听着倒是脸上毫无波动,但兄弟做久了胖子也能看出点端倪来。哑巴爸爸眼里都是笑意,硬生生用甜蜜爱意逼的王胖子节节退。大声啊哈了一下乖乖钻进厨房去洗碗了。

‌等到张起灵陪着王胖子忙完一溜儿事去看吴邪小朋友时,这个热坏了的小朋友已经躺在摇椅上软的跟个团子似的,整个人困的朦朦的,眼睛睁不开。张起灵伸手去抱他,谁知道刚靠近小朋友,吴邪就睁开了眼,吧唧一口亲在了张起灵脸上。整个人完全没有困的样子。

‌被亲了的张起灵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除了一瞬间的僵硬以外他还是该干嘛干嘛。倒是收拾干净出来了的王胖子给秀的差点不敢说话,跑到吴邪旁边大力拍他肩说天真你出息了啊哑巴爸爸都敢骗你滴良心真是大大滴坏昂。吴邪笑着毫不留情的拍掉王胖子的手,“去去去,滚去睡觉去。今天要是打呼噜我兄弟不分一脚给你蹬过去。”

‌张起灵把吴邪放着的枕头揉软了,王胖子酸溜溜的看着张起灵的举动,并且表示大家都是好兄弟为什么只有吴邪有特殊好待遇。一边咚的一声往小席子上一坐,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枕头。吴邪伸手去锁鸡栅栏,听到这句话没好气的转头翻了个白眼,“我每天都给他睡,你没给啊。”王胖子深思点点头说“可以的话,我也能试试。”气的吴邪栅栏都忘了锁,冲过去就想踢王胖子。

‌“吴邪。”张起灵发声及时挽救了王胖子的屁股。“来睡觉。”说罢就后仰躺在了席子上,眼神还提醒吴邪快过来睡觉。

‌第二天一早,吴邪就被噪声给吵醒了。他努力睁开眼看看周围,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前院的竹席子上,而是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嘈杂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其中穿插着王胖子的辩解声和道歉声。吴邪蹬着拖鞋噔噔噔的冲进洗漱间抹了把脸顺带刷了个牙还把一头乱毛给捋直了就出了门。刚看见外面的世界就看见张起灵宽阔的背,上头还留着席子压出来的条印子和吴邪前几天挠出来的爪痕。吴邪一愣,拍拍张起灵的肩,问到“小哥?怎么回事?”

‌张起灵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对面拎着棍子的几个大男人就嚷嚷上了,“你是家主是吧?你们家的鸡啃了我妈种的菜,你说怎么赔吧?”王胖子不等吴邪说话就骂上了,“呸,平时怎么没看你这么孝敬人家老太太呢?啃你几口菜而已你张口就要五万?你脑子坏掉了还是被花姑娘塞满了?”吴邪一时间也没听出的所以然来,只好又看向张起灵。张起灵扫了一眼对面挑事的人,开口解释道“鸡没关好,跑出去了。啃了他们家的菜,要我们赔钱。”

‌这鸡栅栏平时一直是吴邪负责关着的,昨天晚上他光顾着和王胖子打打闹闹鸡栅栏往了关。昨天晚上只顾着往小哥怀里缩,连鸡栅栏没锁都忘了。吴邪埋怨了自己两句,轻拍了一下自己的手,张起灵伸手过来就抓住了他举着的手。

‌“天真你说怎么办吧,”王胖子说的话拉回了吴邪一丝意识,“这鸡就啃了他们家菜一两口,他们张口就要五万!”“五万?”吴邪也拔高了音量,“你们不去抢啊还五万?”

‌拎头男子仗着自己人多就气粗的往前迈了几步,像是要冲到吴邪鼻子前似的。他根本看不起这三人,那胖子一看就只有一身膘肉而已,那看着年纪不大的小年青觉着挺温和的,带着点书卷气,那小白脸就不提了,顶多一大学生,不抗打。他这么一想,就更觉得自己胜算大了。“那是我妈幸幸苦苦种出来的菜,她花了不少心思的。菜不值钱我妈心意总值钱吧?看着是个文化人啊,你们不是卖什么情怀吗?就跟那东西差不多。”

‌吴邪一听就知道这伙人想讹钱,还要的不少。“不可能!”他往最安全的地方--张起灵的背后一钻,大声嚷了起来。“那也不值五万块!什么智商啊台词能不能多准备点!好歹说点什么骗子专业术语!就像什么充话费充五万送五个亿啊!讹钱能不能专业一点!”

‌那人听不懂讹什么意思,但他知道吴邪不想给钱,还知道他话语带着侮辱。气的咬牙,一跺脚带着人就冲上去想打群架。张起灵手快,一把把吴邪往房子里一推,另一边脚一蹬把个冲在前面的人一脚踢飞不下三米。人踢出去,武器被闷油瓶给缴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哪找的钢筋,一根都有成年人手腕粗细。闷油瓶用力把钢筋掰成两半,手腕青筋都出来一点了。一半自己握着,另一边扔给胖子。身上的无袖背心都给汗湿了,大热的天一动就跟下小雨似的,热的他麒麟纹身都出来了。结实的肌肉让吴邪看的心神荡漾,直夸自己魅力无限这么帅个人都能搞上床吴邪你简直就是个superstar迷倒万千小少女不成问题。当然吴邪也就只能想一想,被哑巴爸爸知道了还不得给吴邪日哭。

‌虽然对方被张起灵突如其来的爆起给吓到了,但还是不能干扰他们对财富的渴望。一个接一个的朝闷油瓶扑上去,在吴邪和胖子眼里就是一只接一只鸡赶着去给哑巴爸爸打牙祭。闷油瓶速度快,棍子一挑就挑飞两个,只是扔的方向不对,全往吴邪这里飞了。一个撞上餐桌令吴邪牙酸,看着都疼,另一个停在他脚边。吴邪踢了踢他,还活着,就是给整个半死了而已。

‌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不招人来看,短短十几分钟内围墙外围了一群人,水灵灵的小姑娘也有。胖子不甘闷油瓶一个人帅破天际,大呵一声也敲晕一个。然后一个甩头,在内心里把自己换上了闷油瓶的颜值,撩了撩刘海。

‌就在他俩一阵打斗,吴邪在这疯狂胡思乱想时。闷油瓶挑飞了最后一个人,然后扔下棍子,朝站在房子里的吴邪看过来。吴邪这才反应过来,清清嗓子告诉围观人群“散了啊散了啊,都别看了,这就一武术教学啊,我们张小哥身手非凡和人家切磋一下而已啦。别看了别看了散了啊。”

‌等到人群散去,那几个人也差不多醒了。吴邪拿闷油瓶掰断的钢筋去戳那人,他被打到没脾气,吴邪敢这么戳他他都能忍。于是吴邪搬了个小椅子过来,笑着说跟他商量一下有关于他的人撞坏家里家具的赔偿问题。

‌……

‌两天后吴邪咬了咬牙买了个定时锁,每天到点了就会自己锁的那种,不给他们自己用,反而这昂贵高科技便宜了一窝鸡。吴邪虽然心疼,但为了不像上次那样,他还是咬牙买下来了。他自己心里不舒服那些小姑娘看闷油瓶的眼神,虽然吴邪自己清楚闷油瓶好看,但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要每天晚上把他伺候舒服了。当然,吴邪清楚这闷油瓶子就爱他一个,要是不是的话,他先带人把他埋了。

‌又过了几天,胖子拿这事开玩笑。笑眯眯的问吴邪,小吴同志啊,那天我们打架时你看着我们发呆,那时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啊?

‌吴邪点了根烟,捏着吸了一口,又吐出个完整的烟圈,说“我在想,哪天要是又有什么不长眼的人提钱的事,我就找哑巴爸爸给他削一顿。我看他舒不舒服。”

‌后来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王胖胖同学说,那天天真小朋友可饥渴了,说完后抱着闷油瓶先生就亲了几口。气的闷油瓶先生抱起天真小朋友就往卧室里走。酸的我差点就把饭桌给掀了。说好的大家都是好兄弟,要当狗就一起当,他妈的这两个人当着当着就搞一起去了我胖爷不能忍受!!

链接小破车。
https://shimo.im/docs/aNdncleEleEajdbK/